破题改革 运城蒲剧打开发展新天地

破题改革 运城蒲剧打开发展新天地
“我们不仅传承和复排了《白沟河》《窦娥冤》《西厢记》《枣儿谣》《打金枝》等蒲剧传统经典剧目,精心创作了《更上一层楼》《忠义千秋》等新编历史剧,还打造了《中条山上党旗红》等红色现代戏,推出了《大河之东》《永乐宫纪事》《哑姑泉》等文旅融合题材舞台剧……这些剧目热演城乡,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10月13日,党的二十大代表、山西省蒲剧艺术院副院长贾菊兰接受专访时说。  贾菊兰所说的,正是两年多来,运城面对国有文艺院团窘境,破题改革,打开蒲剧发展新天地。 窘境与重生  蒲剧已诞生500余年,被称为梆子腔剧种鼻祖,历史辉煌。然而,随着市场变化,观众大量流失、演员青黄不接,运城的蒲剧院团长期处于艰难求生的窘境。  运城市文化艺术学校是专门培养蒲剧人才的学校,曾经门庭若市,却也一度招生困难,人心不稳,举步维艰。当时的运城市蒲剧团、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演出团以及运城市文工团,仅员工社保金一项欠缴800余万元。  尤其是近年来,受疫情影响,3个团的收入捉襟见肘,人才外流现象严重。  穷则思变。事实上,为了改变现状,国内的一些类似文艺院团也曾尝试过进行改革。但最初的改革都是把院团往市场上“推”,体制内人员“只出不进”,出去的人领一笔“买断资金”就跟院团完全脱离了关系,“自生自灭”。这种改革难以解决根本问题,发展依旧是死局。  形势从2020年5月开始有了转机,一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体制机制改革大幕正式拉开。此时,中办、国办《关于深化国有文艺院团改革的意见》的出台,山西省《关于进一步深化国有文艺院团改革的工作方案》推出。  运城顺势而为,大力革新。  2020年12月31日,山西省蒲剧艺术院正式挂牌。这个新成立的“省字号”艺术院由运城市文化艺术学校、运城市蒲剧艺术研究所即市蒲剧团、运城市蒲剧教育培训研究所即市蒲剧青年团、运城市蒲剧音乐舞蹈研究所即市文工团组建。  它的诞生,标志着运城乃至山西的蒲剧事业发展进入新纪元。  健全组织机构,理顺隶属关系,明确职责定位,实施综合治理……山西省蒲剧艺术院成立后,一系列“刮骨疗毒”式的改革陆续展开。运城市委主要领导多次调研,倾力解决改革前后遇到的实际问题,确定了“以校育团”的模式,即集“教学、研究、创作、演出、管理”于一体的职责定位,为蒲剧发展注入生机和活力。  在山西省蒲剧艺术院党委书记王志凯看来,改革的目的是激发国有院团的生机和活力,这也是从中央到省的相关改革文件核心要义,而改革的重要靶向是“人才导向”。  院校改革后,资源调配向关键岗位倾斜,向生产一线倾斜,向紧缺急需岗位的高层次人才倾斜,保持演出队伍的动态稳定。  为了充分发挥改革后校团专业人才的优势,艺术院还开展了双向交流,演出团专业人才到学校任教,学校教师到演出团演出及培训,理论和实践融合。  运城市委、市政府的支持是“真金白银”式的,除了给人才以待遇,市财政每年还单独列支500万元专项经费,用于该院艺术创作和人才培养,此项经费支持将持续5年。  “一校三团”整合后,该院随即出台了“高质量发展14条”,成立了蒲剧艺术顾问委员会、专家委员会,有“蒲旦宗师”之称的王秀兰老师年近九旬再出山,担任了山西省蒲剧艺术院蒲剧艺术顾问委员会主任;文华奖获得者、两次梅花奖获得者景雪变担任名誉院长;国家艺术基金专家杨福林担任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社会公认的蒲剧名家名师韩树荆、苏俊祥、秦翠兰出任艺术顾问,另有33人被聘为艺术专家委员会成员。  此外,山西省蒲剧艺术院还设立了名师工作室,运城市7名梅花奖演员全部进驻,组建了名师传承班,实行了戏曲生免费招录政策。  一桩桩,一件件,这场关于文艺院团的改革,极具创新精神,又饱含务实举措,运城的国有院团呈现出奔跑姿态。 奋进与收获  以改促演,以改促教。一系列改革措施既给员工松绑,也给大家鼓劲,每个人的艺术生产开始主动积极起来,校园欣欣向荣,剧团连推佳作,河东蒲苑生机勃勃。  扛起弘扬蒲剧艺术的大旗,做蒲剧艺术创作生产的引领者和推动者,改革之后的山西省蒲剧艺术院热火朝天。正如主持工作的副院长贾菊兰所说,两年间的砥砺奋进,变化有目共睹,成绩实实在在,改革彰显了成效。  演出一团新创历史剧《忠义千秋》被列入山西省重点扶持剧目,红色现代蒲剧《中条山上党旗红》在2021年度的第32届关公文化旅游节上大放异彩。  演出二团复排提升经典剧目小梅花版《西厢记》,为运城旅游发展注入戏曲力量;蒲景苑周末百姓剧场受到戏迷的追捧;集中展演的一批廉政剧目,成为一道亮丽的文化风景线,为“清廉运城”建设营造了良好氛围,起到了以艺化人的作用。  演出三团创作排演的《永乐宫纪事》,先后三次成功亮相山西省大剧院,并与北京保利剧院签订了全国巡演的合作协议;推出的经典民族歌剧《党的女儿》一炮走红,社会反响强烈。  疫情反复让各行业都头疼,但是改革后的三个演出团却呈现出顽强的抗压能力,他们适时开展网络直播活动,“红梅报春”“群星争艳”“经典传承”“空中蒲苑”,一场比一场精彩引人,在线观看人次达数千万。  焕然一新的发展面貌带来连锁效应。改革前,运城市艺校在租借地办学长达8年;改革后搬回本校,招生人数当年首次突破300人。  招生人数的攀升,剧目创作的繁荣,如果说这是改革向好的“第一波效应”,那么由山西省蒲剧艺术院承办的“2022首届蒲剧艺术周”就是一次“小高潮”了。  今年7月蒲剧艺术周举办期间,系列经典剧目的展演、“蒲剧发展史展览”和《蒲剧经典剧目选编》的首发,是对晋南一带蒲剧艺术传承发展辉煌历程的回眸和艺术成就的集中展现。  这是一场蒲乡“晋”旅的盛大阅兵,是一次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力,是蒲剧艺术“运城品牌”的又一次抽穗拔节。得益于运城市委、市政府设计的“院团合一”重塑改革,新成立的山西省蒲剧艺术院秣马厉兵,全新的精气神堪称惊艳。  运城掀起蒲剧热,运城老少居民学蒲剧一时间蔚然成风。  “我们的暑期蒲剧培训班,还没有来得及正式推广宣传,得信来报名的就已经爆棚。”王志凯说,“成人班原计划招20人,实际报名51人,最小的才19岁。针对少儿的兴趣班原计划招16人,实际报名36人。”  助力农民丰收节,受邀果品交易博览会,从新春企业家团拜会,到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知名度提升,美誉度增加,经济效益随之而来。  市场开发服务中心是改革后新成立的部门,集中“三团一校”资源优势,中心人员底气十足,倾力开拓市场,策划、承办,演出邀约纷至沓来。目前,该市场开发服务中心已同运城建工集团、芮城县委宣传部、关公旅游集团等单位都达成服务合作意向。  “原本是单打独斗,散兵游勇,重组后我们就是运城的艺术天团,传统经典曲目不说了,戏歌、戏舞,新节目创新不断。”工作人员说起来充满自豪。  运城全市国有文化团体的洗牌重组,使得各个演出团体突破自身界限,打破条块分割,攥指成拳办大事。  新成立的艺术创作室和培训中心,致力于探索项目化运作方式,制定中长期剧目创作和人才培养方案,目前也是收获颇丰。《忠义千秋》和《永乐宫纪事》各自获得省级剧目扶持资金150万元,两名青年演员完成国家艺术基金项目的申报。  “戏迷年龄比两年前趋向年轻化,之前协会成员中青少年仅占两成,目前已达到四成甚至过半,平均年龄也下降10岁左右。这变化可喜啊。”运城剧协戏迷协会会长邵雪爱激动地说。  展望与期待  院校改革后,山西省蒲剧艺术院新院加快建设,将“一校三团”通过整合盘活地盘,运城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持,积极筹建山西省蒲剧艺术院新院,倾力解决“一校三团”基础设施落后问题。目前,新院建设地址已确定,就在舜帝公园西南部,各项工作正稳步推进。  除了新院建设,由中专升为大专是山西省蒲剧艺术院的又一个追求。  “一校三团”合并之后的人才优势、规模优势,以及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力度,都为“升大专”创造了条件,而目前的新院建设规划也遵照了专科规模的建制要求。  “升格大专,对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对蒲剧人才的专业扩展、学历提升,都意义重大。”王志凯说。  如今的山西省蒲剧艺术院,轻装上阵,后劲十足。院创作小组打造的乡村振兴题材作品《黄河塬上》,目前已四易其稿;演出二团新创廉政剧目《仝卜年》完稿;院里派出舞蹈系和音乐系两个工作队下沉到各个文物点采风,倾力挖掘运城传统文化,再用舞台形式将其展现出来。  一系列接地气的谋划也让人充满期待。  培养组建专业戏曲经纪人队伍,打通剧目走向市场的渠道,促进和加快蒲剧进入西安乃至陕西戏曲演出市场;  结合社会和市场需求,挖掘河东优秀传统文化,创编展现运城新时代新作为新气象、贴近生活的精品剧目;  开办网络戏曲栏目,促进蒲剧表演艺术的传承和发展;  利用蒲剧院小剧场开办“周末艺苑”,给广大民众提供高品位的艺术享受;成立“蒲剧艺术院研学教育基地”,与学校、旅行社及艺术培训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将戏曲欣赏、亲身体验纳入研学旅游内容……  山西省蒲剧艺术院的组建成立是运城市深入推进“院团合一”重塑性改革的生动实践,是贯彻落实“如何在新时代传承好优秀戏曲文化”的运城答卷,也是全省范围内一起彻底的国有文艺院团改革的成功案例,它为困境中的文艺院团改出新的活力,为广大传统戏剧从业人员改出新的生机。新时代,蒲剧大有可为。新时代,蒲剧未来可期!山西晚报记者 胡增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